也谈报应(王志成)
2008-06-06 10:09:24
  • 0
  • 2
  • 14

也谈报应(王志成)

报应主要是一个印度教和佛教的概念。在印度哲学和宗教传统中具有突出的地位。它的梵语表达是Karma,巴利文是Kamma,中文中可以翻译成羯摩,有时翻译成,佛教用语中的特别有造作活动之意。

我们起心念,对于外界与烦恼,起心作为,称为造作,也称为业。每一个业都会有一个果,这叫因果。种因得果,这本身没有报复的意思。西方传教士翻译圣经时也借用这个词,比如《旧约》说到申冤在我,我必报应,这个报应英文是revenge,是报仇的意思,跟印度教、佛教里的karma有别。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业具有报复的含义也是说得通的,并具有合法性。只是,我们需要注意人们可能滥用报应一词。在我看来,莎朗·斯通是滥用报应一词,尽管是她的个人理解和体验。(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话立即得到回应,让她的形象大大受损。显然也影响了她的经济和生活。这可以被视为报应。报应是一种相互关系。一种奇妙的相互关系。其中充满了偶然性。)

任何活动都是有报应的。

人类的大量活动,不管个人的还是集体的,在某种意义上都有报应。只是我们不能完全知道如何报应。报应是一种客观现实的东西,没有什么神秘的。当然,很多报应超越了我们的理解力。

有的事件的发生被视为报应。莎朗·斯通认为汶川地震是报应。结果引起大量的批评。但我们似乎需要反思这场地震确实是一种报应。只是莎朗的理解可能是错误的。换言之,这地震的因不可能是她所说的,而是其它的因。我们对它的理解应该比较有限,但有人猜它的因之一是我们对自然的干预有关,更有人认为这地区处于地震带,地震是很自然的,是地球内部能量的释放。是地球本身的业。我们人需要对它有更多的了解,需要避免在它上面建造一些容易出问题的建造物,需要避免造一些经不起地震的房子。如果我们注意不到这个,那么我们得到这样的结局也算是一种可以理解的报应。还有,如果我们在整个水系中干预很多,破坏植被,我们在面对地震时,出现更多的伤亡,这也是报应,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报应——它本身并不是一种价值判断,是活动的自然结果。我们不需要采取超自然主义的解释,只需要自然主义的解释。

哲学的研究提醒我们,我们人类和自然的关系已经到了它的终结,人类的生活方式已经走到了尽头,人类的活动/业必然会得到报应。例如,我知道一个农村,因为把村里山上的树全砍了,种上了水果,收入是增加了,但村里的水污染了,不能饮用。这显然是一种报应。如今,我们根据科学分析处理一些问题,我们可以得到比较好的报应,这叫善报。不然,叫恶报。有的报应,开始是好的,但潜在的报应则是灾难。人类的很多活动,从局部看是善的,至少对某些人是善的,但从长远看,则是恶的。在人和自然的关系问题上,人类的主流进路在我看来就是这样,从局部看是善业,也有善报。但从长远和全局看,并不善,会有大恶报。我们的历史走到了终结。我们很可能在消费的某个时刻终结了我们自己。

少数哲学家、思想家看到了其中的危险并对人类承担起职责,但由于人类业的巨大(这种业可能通过体制等结构固定下来,一般个体根本无力转变!),他们难以改变人类走向历史终结的命运。人类的自然灾害必然增加,人类的问题必然增多,人类的种种危机必然不断呈现。

有哲学家告诉我们,人类可能在大灾难面前反思自己并可能转变自己的生活方式,走向新的历史意识,即超历史意识,但这样的时刻似乎还没有到来,我们还需要不断看到人类面临更多更大的灾难。这是一种自然,是一种人自觉和不自觉地选择的天命

或许,我们在不断增加的灾难面前走到一个新的十字路口,彻底转变我们自己,或者我们在那时刻终结了我们的历史和命运。这样的话不是人的反思结果,是人的选择结果,没有太多的神秘性。

关于报应思想,还有太多的可以说(在个人层面、社会层面、历史层面、文化层面、自然层面都可以谈很多。关于文化层面,我推荐潘尼卡的一本书《文化裁军——走向和平之路》),但我觉得这里谈的如果能让人反思,我觉得就很好了。
2008-6-4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