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过猪的生活(王志成)
2008-06-25 22:47:15
  • 0
  • 7
  • 4

王志成:我渴望过猪一样的生活

因为汶川地震中有头在地下36天获救的猪,人们真的对猪兄弟另眼相看了。这只猪有了小名“36娃儿”,正名“朱坚强”。

在人们的眼里,猪是一个好吃懒做胆小好色的代表。以前人们嘲笑《西游记》中的老猪。随着消费主义的兴盛,人们觉得老猪最具有“人性色彩”,很多很多的人喜欢上了猪的个性。为此找到老猪的诸多“人生合理性”。在某种意义上我们都渴望做猪八戒?

在古代印度神话中,猪还是上帝的一个化身,拯救过我们这个地球。那是神话传说,我们谁可以做上帝猪呢?

当人们知道汶川这只幸运生存下来的猪被博物馆接纳时,引起众多的思考,网上看看,确实是很多,我也确实受益良多。看看这头猪的命运,我多么希望能成为一头被某某博物馆收藏的猪啊。我很愿意做头教授猪嘛。那会得到什么待遇呢?

显然地,我这只教授猪,可以得到各种保障。我不用为自己的饭碗而担心发愁,不用年年没完没了的考核(老实说,这种考核会被猪八戒兄弟嘲笑的,因为对于灵修没有好的。只会让自私的我膨胀),不用写那么多垃圾文章和书,生病了会得到良好而及时的治疗,不用起早摸黑地上班,不用在乎人们的评价,因为我已经是博物馆里的宝贝了,不时还有来自各界的参观者,合影者,我的名传遍大学,传遍世界,并有可能传到天堂,美名在天堂和天上的奇妙音乐还有无比美丽的鲜花一起满足众人的需要。

我是学哲学的,估计不会被博物馆接收。我做不了博物馆里的教授猪,我可能可以做哲学猪。在古代希腊,据说哲学家皮浪一次和人一起渡海,船上还有一头猪。天起风了,很大,人们都惧怕不堪。风过去了,人们安静下来了。人们发现只有哲学家皮浪和他边上的一头猪没有被海风吓坏。人们询问皮浪,皮浪说,我们应该向这头猪学习,我们就可以安静。哲学的最高智慧就是猪的智慧。

我思考了再思考皮浪的话。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我们要向猪学习。

这里就谈一点吧。

先从皮浪的怀疑主义哲学看,我们的恐惧很多来自我们的判断,如果不判断(悬疑,类似现象学的搁置、悬置),我们就不会产生因判断带来的恐惧等心态。皮浪说,任何的判断命题都是有反命题的,事实上我们无法做出最后的判断。我们既然不能判断,我们就不用判断。不判断带来的结果是心灵的宁静。这是古代希腊哲学的怀疑主义生活。

由此想出去,确实很有道理。有的判断是我们人自己加上去的,那些恐惧是增加上去的。我们对于信仰中的很多问题也当如此观。我们对于很多很多问题都不可能获得一个唯一的判断,我们的宁静不可能来自判断,来自我们对世界的某些观念,而是让我们停止一些不不要的判断。很多会判断却缺乏智慧的人,最让我难以喜欢。皮浪的怀疑主义是一种伟大的生活智慧,它甚至超过了很多很多信仰者生活的智慧。

如果你愿意,再去思考皮浪的生活哲学,同时看看猪的生活。那样你一定会有很大的收获。我似乎还有很多要说的,但我觉得现在停下来学习猪的生活是很不错的。我们做不了上帝猪,可以尝试做哲学猪。哲学猪做不了,尝试做教授猪。教授猪做不了,尝试做吃包了坦然等待去宰猪场的猪吧。

2008-6-25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